•     其实,我真的很努力了。

  • 杂碎念 - [所遇]

    2011-04-22

    Tag:

            已经4月22号了,还是没有接到投了简历的学校的通知,应该是落选了。虽然入选名单还未公布,心知胜算不大,毕竟有那么两项条件是我不符合的,可是心里还是很希望能因我的业务能力而破格入选,让我有机会参加面试。那所学校是我一直很想去的,三年前未能如愿,这次怕也是只会是遗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 五月初又要出差了,其实我并不排斥出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 每当承受很大压力时,过去那些个种种不堪便浮上心头,让原本自信心不够的自己,不断地否定自己,怀疑自己,本就脆弱的内心越发地自卑,不相信自己。这是一个死循环,而且是个恶性循环,可我却总也破不了这个怪局。一方面我希望自己能尽快地走出阴影,一方面却左右不了情绪的滑坡。每当被自己逼到胡同里,快疯掉的时候只能自个抱着头无助地哭。他妈的,这种无助的感觉真的很让人崩溃,真的很不想经历,可久不久还是不得不重复着这样的灰败。也许人活着本来就是一种磨难,没完没了的磨难。

  • 凌晨三点 - [所遇]

    2011-04-19

    Tag:

         (一) 生活难过到什么程度,人才会放弃活着的机会?

          听说上周教我初一数学的老师跳楼自杀了。人,承受着多大的压力才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,或者真的活得很累了吧。不知为何,我挺理解的他们的选择。

         (二)看淡了生与死,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           这一年多以来,变化很多。以前对于生命,对于死亡总是有种畏惧感。经过这一年多的煎熬,磨掉了对生活的期望,同时也倍感疲惫,不再挣扎,觉得生和死没什么区别,有种认命的感觉。现在听到谁谁如何,谁谁又因为什么死去了,不再象以前那样感叹生命的脆弱,反而觉得或许死了反倒是一种解脱,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。虽然我知道这不太好,不应该有这样的生活态度,但是好象积极不起来了。当然,我不会寻死,但是好象一点也不怕死亡,呵,我这种情况象不象已经出世了。

           随便唠叨而已,不可当真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不可以吓人,呵呵。只是郁闷之时,倒倒垃圾吧。

  • 群山间。。。 - [所遇]

    2011-03-07

    Tag:群山 奶奶

           奶奶去世后,长眠在这样的群山里。站在山邻边,一阵拂面而过的清风,我把它理解成我的奶奶;高高的天空飘着一朵洁白美丽的云,我也把它理解成是我奶奶。其实,我并不认识奶奶,在我出生那年她去世。家里一张她的照片都没,因为那会穷不常照相,仅有的一张在二叔家藏着不给看。在我这里,奶奶是一段段的故事,奶奶是我隔空崇敬的抽象的对象。所有对她的了解,都仅限于爸爸的叙述。每次爸爸讲起奶奶的事时,语气都会变得分外的柔软,爸爸是敬爱他的妈妈的,我亦从心底里尊敬她老人家。

           连绵的群山中隐匿着一座老农场,现在只一户人家住。听说,文革期间这里是一所农业中学和生产粮食的农场,被改造的知识分子在这里教书兼劳动。还听说,在文革期间这里可是一方净土,被分到此地改造的人是最幸福的,山民纯朴不懂政治,尊重先生,不批斗先生,因而他们得以免受折磨。

           这里海拔在1000以上,瞧这些树原本都是阔叶常青树,都冻枯了。高海拔的山上是不适合这种阔叶林生长的,应该种针叶林,但其主人并不明白。一如我对某些事不明白、执迷不悟一样。